蒋丰的博客
《日本新华侨报》总编辑
http://jiangfengjp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安倍当年如何撬开日本军国主义教育的“魔盒”

2017-05-11 08:55:05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 次 | 评论 0 条

——日本天天“蒋”【59日(星期二)篇】

 


  从宣扬忠君爱国的右翼幼儿园到“拼刺刀”写入教学大纲,从《教育敕语》满血复活到希特勒《我的奋斗》进教材。最近两个月,日本在教育领域的军国主义改造步伐之快,让很多人感觉“忽如一夜逆风来”。

  其实,早在2006年安倍晋三第一次执政时,就为这一切埋下了“魔种”,并不断施肥和浇灌,只不过现在开出了各种恶果而已。

  2006923日,时年52岁的安倍晋三第一次担任日本首相。让人意外的是,与很多国家首脑不同,安倍将“教育改革”当作了上台后的第一件大事来抓。他脚跟还没有站稳,就不惜与在野党撕破脸皮,要将教改进行到底。安倍声称,改革的目的是促进日本青年的“爱国心”,这是日本今后的立国之本。

  安倍公布的施政纲领中,修改《教育基本法》竟然与修宪一起,被放在了“国家正常化战略”两大支柱的位置。《教育基本法》是日本教育的根本原则。安倍将“爱国心”内容加入该法,是要使日本教育方针发生重大转折——民族主义将取代民主主义成为日本教育的精神实质。安倍修改《教育基本法》,实际上就是要挖掉战后和平宪法的最重要根基,扫清向日本国民灌输右翼民族主义的法律障碍。

  《教育基本法》修正案称,教育的目标是“尊重传统和文化”“热爱国家和乡土”。简而言之,要在基础教育中强调“爱国主义”。安倍还提出,要由政治官僚来管理学校、决定教育内容,而不是现行《教育基本法》中规定的教职员工。

  为了大肆制造社会舆论,安倍政府在全国各地举行了大量的市町会议,邀请学校校长等教育第一线负责人座谈,征求他们对《教育基本法》修正案的意见。没有想到,绝大部分参会者对修正案都持否定态度,让安倍政府很没面子。为此,安倍政府不惜使出了下三滥的招数。

  我的一位日本朋友,当年是九州地区一所中学的校长,他就参加过这种“市町会议”。这位朋友告诉我,为了达到目的,安倍政府当时甚至使出了下三滥的手段。“为了形成所谓的‘统一意见’,安倍政府索性自己搞出了标准答案,而且收买我们这些参加市町会议的人照此回答,并要求‘不要和标准答案太雷同,加一些自己的语言,否则太假’。作为回报,合作者能够得到50002万日元不等的‘辛苦费’。我们这些教育界人士心里非常气愤。如果真是对国家、对学生有利的教育方案,需要这样做吗?还好这种公然造假的行为,后来被日本共产党议员揭露,媒体曝光,才没有把整个教育界的风气搞坏!”

  一看“软”的不行,安倍政府就开始利用执政党在国会的多数席位,强行闯关。20061116日,安倍执政不到两个月,就把《教育基本法》修正案送到了日本众议院。当天上午,自民党与民主党、共产党、社民党、国民新党在国会开展所谓的“朝野协商”。在遭到所有在野党反对后,自民党蛮横地表示,不管你们怎么想,我们已经下定了决心。在野党方面则回应,这是执政党依仗多数席位做出的“暴举”。双方不欢而散后,日本执政党开始在众议院大会就《教育基本法》修正案进行表决。

  安倍一身亮灰色西装洋洋得意出场,可是看到会场正中空出的一大片座位时,满脸都是尴尬。因为在野党集体缺席,众议院大会变成了执政党大会!安倍抱着胳膊、面无表情地演着一场“独角戏”。最后在执政党的一致支持下,修正案获多数支持顺利通过。

  16日晚上,为了抗议“执政党的暴举”,日本民主党、共产党、社民党、国民新党等四个在野党放弃彼此分歧,罕见地一起组织了街头抗议集会,共有约150名在野党国会议员出席活动。会上,民主党国民运动委员长野田佳彦说:“不允许讨论,在发臭的东西上盖上盖子,这样的体制我们不能容忍。”社民党干事长又市征治说:“在野党要求彻底进行讨论,而执政党却拒绝审议。”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市田更是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安倍:“首相说孩子们应有规范意识,但最缺乏规范意识的恰恰是首相。”

  1117日上午,日本参议院议事厅内,安倍又继续了“昨天的故事”。对着一大片空座位,他开始就《教育基本法》修正案自说自话。由于在野党的集体抵制,当天参加会议的同样只有执政联盟的自民党和公明党。两党各派了一名参议员提问,质询会变成了执政联盟内的又一场自问自答。

  修正案被强行通过后,冲绳、冈山、京都、仙台等地,从教职员工会到律师协会,上万日本民众走上街头,表示对《教育基本法》修正案的强烈愤怒。

  此后发生的事情,证明了日本民众眼睛的确是“雪亮”的。《教育基本法》修正案打开了装着日本军国主义各种物件的潘多拉魔盒。最典型的例子是歪曲侵略殖民战争历史、宣扬军国主义的教材不断出笼,并在一些地区教育委员会的强制要求下,成为学生手里的标准教科书。教师们也被要求在教案中增加“爱国教育”的比重。

  日本右翼组织“日本教育再生机构”拿着《日本教育基本法》修正案这把“尚方宝剑”,从2009年开始在日本推广其否定侵略历史、宣扬军国主义的历史及公民教科书。只用了3年时间,到2011年历史教科书的使用率就达到3.79%,是2009年的6倍;而公民教科书使用率为4.16%,是2009年的11倍。

  随着右翼教育的不断深化与普及,“爱国心”培训在日本甚至成为了一门生意。长期经营不善的“森友学园”就依靠这个噱头招揽生意,各种以右翼教育为卖点的学校遍地开花。而安倍第二次执政后,首次执政时留下的最宝贵“政治遗产”,又被他滚雪球般的一次次增值,刺枪术、《教育敕语》甚至希特勒的《我的奋斗》都成为了他新的“政治财富”,让他在实现“正常国家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 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日本社会因中国人发现严重的“服…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“免费都不想去中国”—中日青年…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蒋丰

知日,也就是了解日本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日知,每天都要有所吸纳,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 作为一个从事了四分之一世纪以上传媒工作的传媒人,最终还是要适应传媒的时代变化,走进博客。但是,时代的变化,依然不能改变的是——传媒人还是要传思、传情、传心。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